www.20176.com > 地君 > 第一千零二十三章 西漠风光
    血族生活的地方,在中央大陆的最西端。那里被人族称作囚禁之地,可在血族看来,这里是他们的祖地,是他们得以生息繁衍的家园。

    说是一处小地方,实际上面积广袤,比北大陆皇庭所辖的范围还要大上一倍。

    天然的荒漠沙地是人族和血族生活区域的分界线。不管是血族的长老还是人族的大能,想要强行穿越这道界线,必须要付出极大的代价。

    也许三百年前的那一战之所以会终止,跟这条界线的诞生有很大关系。毕竟,在战争未开始前,界线是不存在的,这里是一处可以随意厮杀的场地。

    “查理,血族以血为生,在没有人族作为食物来源的情况下,你们如何解决这个问题呢?”

    妙俊风的疑问让查理一时有点晃神。他想不到妙俊风在问这句话时,会表现的那么从容,似乎这件事和他完全无光,他不是人族当中的一员。

    “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干嘛?我知道你在想什么,我只不过阐述了一个客观事实,你不必如此。血族吸食人血和人族宰杀牲畜有区别吗?无非是按照物竞天择的法则,在执行食物链的金字塔罢了!”

    “现在的你让我感到可怕,还是以前的你让我感到亲切。嗯,怎么说呢?没有人血我们还是可以生存下去的,因为动物的血液也可以提供给我们能量,只不过等级比较低。

    当然,最重要的是在我们血族诞生了一位绝世天才,他通过自己的不断研究和探索,将天地间的灵气融入牲畜的血液中,使其拥有接近甚至是超越人类血液的等级。

    这个人正是我们现在的族长,也正是因为他的存在,才让我们族内的和平派和好战派达成了一个平衡。

    有时候我在想,要是某一天,老族长不在了怎么办?我们血族会不会因此而发生一场大乱,使得原本繁荣的族群在朝夕间变得衰落不堪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象中的那种可能也许会发生,但事情的发展往往又超出我们的预计。血族生命悠长,只要不是特殊情况,我想老族长应该可以活很久。

    在他活着时候,难道你们族内就不会出现继承他衣钵的人吗?不!也许他已经出现,也许他已经被老族长秘密培养,甚至于他善于伪装,就在你们身边而又未被你们察觉到。”

    妙俊风的话提醒了查理,使其陷入了短暂的沉思。片刻后,他抬起头,笑着说道:“有你这个朋友真好,很多想不明白的事,在你的一番话下,竟然有拨开云雾见青天的感觉。

    东方人的思维和西方人的思维不一样,我曾经遇见一位西人,他思考的方向和你明显不同。我也按照他好心的提醒去努力过,然而,事情的结果却大失所望。

    可你的意见却像是涓涓流水,看似柔和实际上饱含力量。只要借一点力,便能演变成滔天洪水!

    中央大陆没有教廷,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。倘若教廷存在于中央大陆,三百年前的那场战役压根就不会爆发。他们是我们的劲敌,不像你们,还会允许我们存在。”

    “查理,荒原沙漠的风景真的很好。我不明白,为什么你们的长老和修行者世界中的大能不能行走在这片荒漠上呢?这个事实的存在,岂不是让我们两个成为了异类?”

    “你我本就是异类。哈哈哈....,好了,不跟你开玩笑了。长老和人族大能不能行走于荒漠这件事本身就存在辩证关系,是世人曲解了其中的含义。

    就像现在的你我,不管是意识还是潜意识都不存在侵略,杀戮,战争,寻仇等情绪。只要没有这些负面的,能引起两族仇恨的情绪,行走在荒原沙漠上实际上是很安全的。”

    “按照你的意思,若有人被追杀,只要逃到这里,便等于找到了庇护所。既然如此,为什么我没有在这里见到人族,血族或者是其它种族的身影呢?”

    “哦!上帝啊!我亲爱的朋友,你怎么会有那么多的问题?我说出一,你却能道出二三四五六。”

    “查理,不会是我产生幻听了吧!我确定我刚才听见你喊上帝了!身为血族,你怎么可以喊上帝呢?你就不怕血祖对你进行惩罚吗?”

    “血祖不会的。在我们族内,有很大一部人认为,我们和上帝没有一点关系,我们的始祖也不是西方人。既然如此,喊上帝又能怎样呢?上帝是仁慈的,我们呼唤他,他会感到高兴。”

    妙俊风深吸一口气。流言蜚语不会空穴来风,总会从一个根源之地发出,然后才向四周扩散。

    难道血族的始祖和吼有关联?不对,假如有关联,那吼为什么没有来这里?难道就因为这区区的荒原沙漠屏障?

    不!事情的答案恐怕没有那么简单。很快自己便会寻到那份答案。只要答案还在那里,自己就一定能发现它。

    既然是昔年的战场,自然少不了白骨,盔甲,武器,车辕等和战争有关的物品。

    这些物品静静的躺在荒漠沙尘里,以其独有的方式诉说着当年的那件事。唯有懂它们的人才能听懂它们的语言,读懂故事中的深层含义。

    也许是妙俊风的沉默让查理感到不自然,他犹豫了一下,随后说道:“你可以呆在这里一天,一周,一个月,但你不能在这里超过三个月。凡是超过三个月的人都莫名其妙的失踪了。即使有幸运之人逃出了荒漠,也变得疯疯傻傻,口中尽吐着人听不懂的胡话。

    不要问我这些人最后到哪儿去了,因为没有一个人知道他们跑到了哪里?曾经有人想寻求这个答案,硬是在他们身后跟了一年。然而,某一天,一觉醒来,被跟踪的那些人就那样神秘的消失了。

    要知道,当时的那个人可是一位货真价实的神仙境巅峰修行者。虽然不是真仙,但离真仙已经很近了。连他都没有寻到答案,更何况其他人呢?”

    妙俊风单手托起下巴,他觉得在三百年前应该有一股力量介入了两族的战争。这股力量连顶级的后天灵宝都无法硬抗。不然,黑色城堡又怎会受伤呢?

    想到这,妙俊风的思路开阔了些,通明了些,可同时又变得更加疑惑。八一中文网启用新网址www.shengdianweiye.com